一个拉夫罗夫能顶几个师?以色列已授权,乌克兰即将获得“长钉”

不管实际情况如何,至少克里姆林宫看起来并不打算停战,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公开演讲中承诺要将“特别军事行动”打完,至于是否会像此前所说的那样“帮助”乌克兰完成“去军事化”和“去纳粹化”,以及如何定义“去军事化”和“去纳粹化”,毫无疑问,克里姆林宫掌握有最终解释权。

暂且不提目前俄军在乌克兰战场上面临的诸多困境以及俄罗斯国内的经济衰退、火灾爆炸事故不断等问题,在外交上,俄罗斯政府也面临着空前的孤立,西方已经就长期军援乌克兰达成一致,向乌克兰提供的重武器正源源不断的到达,每天平均有超过20架满载武器弹药的运输机降落在乌克兰邻国,同时还在不断增加对俄罗斯政府的制裁,越来越多的欧洲国家表示要尽快摆脱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甚至已经有国家号召百姓存钱,为即将上涨的冬季取暖费做准备。

分析人士认为,待俄军攻击锐气耗尽、不得不将最后的战略预备队投入战场后,全副武装好的重装化乌军预备役部队也将开始反击,乌军的预备役部队跟其他国家的预备役部队可不一样,其军官和军士都来自于作战部队,而士兵则是曾在顿巴斯战场论战过几个月的退伍兵,现在,乌军原则上已拒绝没有军事经验的应征者入伍,他们有足够的老兵。

就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外交部却扮演了另一种角色,不是帮助克里姆林宫摆脱外交孤立的困境,也不是让乌克兰尽可能减少能获得的国际支持,反而是在不断得罪其他国家,把那些原本持中立态度的国家逼到乌克兰一边。这其中,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扮演了主要角色,或者是要负主要责任,诚如俄罗斯总统所言,比起外交部长,拉夫罗夫更像是国防部长。

在发表了那番关于“犹太人、纳粹和希特勒”的高论之后,甚至话音还未落,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就成功地激怒了一直保持克制的以色列,以色列总理本内特和以色列外长拉皮德等人纷纷发声,驳斥拉夫罗夫的“错误言论”并要求其道歉,强调乌克兰政府和乌克兰军队并未被纳粹控制,纳粹不是由俄罗斯政府定义的,不能俄罗斯政府指谁谁就是纳粹。

以色列外长拉皮德

对此,俄罗斯外交部也表现出了其一贯的俄版战狼姿态,随即发表了一份声明,指责以色列外长拉皮德的言论是“反历史的”,“在很大程度上解释了以色列现政府为何支持基辅的新纳粹政权”,重申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犹太人血统并不妨碍该国由“新纳粹”统治,“反犹主义在日常生活和政治中并未停止,反而(在乌克兰)得到了助长。”

5月2日,以色列外长拉皮德在要求俄罗斯政府道歉,强调犹太人没有在大屠杀中杀害自己人的同时,也表示以色列竭力与俄罗斯政府保持良好关系,但也有底线,而这次俄罗斯政府明显越界了,克里姆林宫应该向以色列和犹太人道歉。

得益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的这番高论以及拒不道歉的姿态,以色列政府改变了对军援乌克兰的态度,虽然尚未直接向乌克兰提供任何军事援助,但已经允许爱沙尼亚政府将其拥有的以色列制“长钉”反坦克导弹等武器提供给乌克兰,这很可能只是一个开始,欧洲国家装备有大量以色列制造的高技术武器,这极大地拓展了西方军援乌克兰的武器选择范围,而以色列其后是否会亲自军援乌克兰,也有很大可能。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成功将保持中立的以色列推到了乌克兰一边,战场上的俄军也将为拉夫罗夫的话付出代价。

问题来了,一个拉夫罗夫到底能顶几个师?